《梁祝》诞生半个世纪前他就让小提琴奏响“中
2019-06-06 18:59
分享:

  每当重温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1999年访华的纪录片,其中的一幕场景总让我难忘。那是音乐会的前一天,当正与儿子大卫排练加演曲目的斯特恩见到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先生坐着轮椅被余隆先生推上舞台时,立即边拉琴边迎向这位虽身患重病却仍坚持登台的老友,而那一刻他弓弦下流淌出的正是克莱斯勒那饱含深情的旋律。一曲终了,两位老人紧紧相拥,此情此曲叫人不禁为之动容。次日,当他们时隔二十年再度成功合作莫扎特向热情的观众道别,这也成为大师留在中国舞台上的最后的琴声。克莱斯勒的音乐在这场被后人称为“世纪绝响”的演出中两度响起,

  其实,当我们回眸斯特恩的艺术生涯,便会发现他对克莱斯勒创作和改编的小品所怀有的那份特别的感情。无论在欧美各地的舞台,还是1979年那次意义非凡的访华之旅的数场独奏会中,他总会为听众献上其中的几首珠玉之作。在他晚年录制的一张克莱斯勒作品集中,对于这些陪伴自己数十载的小品的演绎依旧如此富有灵感,让它们泛着熠熠光彩,也给年轻的同行们带去很多启发。

  因而当得知第二届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将克莱斯勒的作品列为半决赛指定曲目,每位入围者必须演奏一首他的乐曲时,我由衷地为这一特别的安排叫好。这既是对两位各自时代首屈一指的小提琴大师最好的致敬,也将让年轻的参赛者和爱乐者们重拾起对克莱斯勒音乐的记忆。

  如果说斯特恩在二十世纪下半叶的小提琴艺术史中地位举足轻重,那么此前逾半个世纪琴坛的“无冕之王”则非弗里茨•克莱斯勒莫属,至今他仍受到无数同行和乐迷的敬仰。著名音乐评论家亨利•罗斯就曾感叹“要找出一位比克莱斯勒更受听众及同行爱戴的小提琴家是何其困难啊!”如他所言:“作为小提琴艺术史上最独树一帜的演奏家,克莱斯勒为小提琴的音色及表现形式开创了新的前景,为这件乐器的演奏风格增添了高贵与典雅,使其更具魅力。”

  也许克莱斯勒的演奏并不似海菲兹般有着舍我其谁的王者气概,但他那变幻万千又始终蕴藏温馨的美感的琴声却让闻者过耳不忘,回味再三,历经岁月变迁依旧打动着一代又一代听众。只需听一听他演奏自己所作的那些小品,便会发现他将许多个人标志性的、富有表现力的演奏技巧都巧妙地注入其中。从节奏明快、尽显其双音揉指技巧的《维也纳随想曲》,优雅灵动、让人莞尔一笑的《美丽的罗斯玛琳》,到在甜蜜的乐思中渗透着丝丝愁绪的《爱的忧伤》,这里的每一个音符都在与追求美感的耳朵进行着最密切的交流,传递出生动的意趣。面对他在德尔德拉的《纪念曲》、福斯特的《故乡的亲人》、爱尔兰民谣《伦敦德里小调》等小品中所流露的那片真挚之情,相信即使再铁石心肠的听众也很难不为所动。

  不仅是乐迷,克莱斯勒的同行们也总是深受其艺术魅力的感染。海菲兹在年轻时就将他奉为偶像,西盖蒂称他是能“点石成金”的魔术师,弗朗切斯卡蒂则认为他是自己的指路明灯。当年小提琴大师欧仁•伊萨伊在听到青年克莱斯勒与柏林爱乐乐团合作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后,非但第一个起身为这位后生鼓掌,且表示:“我在往后退,弗里茨却在往前进,他的成功会超过我。”两人从此结为莫逆之交,伊萨伊还将他的《e小调第四小提琴无伴奏奏鸣曲》题献给克莱斯勒。值得一提的是,这首作品也是本届斯特恩比赛第一轮的指定曲目之一。

  在以扣人心弦的演奏给听众带去无尽享受的同时,克莱斯勒创作和改编的小品——这些时刻映射出他高雅的品位和对美的追求的精致之作,不仅在当年让他征服整个世界,也成为他留给后世的无价之宝。作为一位富有魅力与独创性的作曲家,克莱斯勒的这些小品在结构、和声,以及音乐的想象力等方面,都堪称是这一领域一座新的里程碑。就以本届斯特恩比赛所列十首可选曲目而言,每一曲都有其鲜明的艺术表现力。无论《维也纳随想曲》中感伤的、让人陷入回忆之中的抒情旋律;《美丽的罗斯玛琳》中宛若一位天真活泼的少女旋转起舞般明快优雅的主题;或是《吉普赛女郎》中对吉普赛人热情奔放却又细腻深沉的多重性格的生动刻画;《维也纳小进行曲》中以轻松活泼的音符表现出的维也纳人民特有的乐观和自信……在克莱斯勒的音乐中,灵感的火花总能以如此自然的方式闪现。难以想象假若二十世纪的小提琴艺术史中从不曾出现这些作品,我们的音乐生活将因此失去多少光彩和乐趣。

  克莱斯勒的小品中,还有一首与中国有着特别的渊源,那便是他访问旧金山时受初次接触的中国民族音乐启发而作的《中国花鼓》。从乐曲伊始钢琴模仿出的中国小鼓的音响,到小提琴奏出的热情欢跃的主题,这里的一切仿佛让人身临其境,沉浸在中国民间节日的喜庆气氛之中。当克莱斯勒在1923年访华的独奏会中演奏这首乐曲时,人们无不感叹于此前从未到过中国的他竟能以如此敏锐的洞察和丰富的想象捕捉到中国音乐的神韵,在这件西洋乐器上奏响了“中国的声音”。

  然而在步入二十世纪下半叶后,随着老一辈大师相继淡出舞台,加之独奏会曲目编排方式发生的改变,克莱斯勒这些曾广受欢迎的作品有很长一段时间消失在音乐会节目单中。更有甚者,在一些眼高手低、抱着优越的屈尊心态的演奏者看来,过去的小提琴家们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演奏这些小品“只是为了迎合那些艺术品位浅薄的听众”。然而事实却是他们中很少有人能将克莱斯勒的音乐演绎得淋漓尽致,因为这不仅关乎过硬的技巧和自然的乐感,更需要演奏者有一颗真诚的心。

  所幸人们终究没有忘记这位将无与伦比的优雅与魅力带到小提琴的艺术世界的大师,在帕尔曼等名家的大力复兴下,年轻的演奏家们重又认识到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纷纷将它们归入自己的保留曲目。与此同时,一些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规格赛事也开始将克莱斯勒的作品列为指定曲目,让选手们在这个领域各显身手。

  面对克莱斯勒至高的艺术成就,卡尔•弗莱什当年曾说:“他不仅作为一位促进艺术发展的天才艺术家而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而且也是我们整个时代最宝贵的象征。”我们虽无缘与大师同处一个时代,然每当他的琴声响起,每一位听者都会发现这份影响与感动在当下依旧延续。

  有这样的一个平台,他给予演奏者机会演绎克莱斯勒的几首著名的小品,其中包括《维也纳随想曲》、《中国花鼓》、《美丽的罗斯马琳》等等。这场全球顶级音乐赛事传承了斯特恩的音乐精神;给各国选手提供了一个实现梦想,走向国际舞台的机会;对克莱斯勒曲目的大量选用也给参赛者们提供了一个在舞台上向大师致敬的机会。

  2018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将于2018年8月10日至9月1日在上海举行,现已开始面向全球接受报名。

  上海首个国际性顶级小提琴赛事——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于2015年正式成立,每两年举办一届。比赛以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命名,旨在传承与发扬斯特恩的音乐精神,并延续大师与中国近半个多世纪的不懈音缘。

  除高达10万美元的一等奖奖金、重量级评委阵容、以及全方位赛程设置外,比赛借助上海交响乐团广泛的国际合作交流平台与国内外著名乐团建立合作关系,并为优秀选手提供一系列职业合作资源,让他们从此开启职业大门,拥抱他们的艺术梦想。

  首届比赛于2016年8月14日至9月2日在上海成功举办,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和热议,让中国籍的音乐比赛首次跻身全球顶级音乐赛事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