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发现中国民乐即兴之美
2019-06-06 19:04
分享:

  融合琵琶、二胡、古筝、笙、中阮等多门类民乐乐器的创新演奏形式,配以秦腔、戏曲的自由吟唱,加之皮影戏的映衬和先锋影像艺术的布景,10月15日晚,在北京疆进酒的舞台上,先锋民乐组合“名无虚”与两位视觉艺术家一起,以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为主题,即兴上演了一场别具一格的三重奏演唱会。

  “名无虚”三重奏,2009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成立,名字取自三位成员——中国当代先锋音乐家闵小芬、吴巍和徐凤霞的姓氏谐音。他们的音乐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并在此基础上,不断与爵士、古典等各种音乐类型结合,探索先锋实验的新方向。此次演出,与名无虚的最新专辑《五行》一脉相承。《五行》是国内首次实验性现场即兴录制的民乐专辑,由擅长将传统与现代音乐结合的新乐府制作发行。

  演出结束后,新京报记者在后家专访了闵小芬、吴巍和徐凤霞,以及新乐府创始人卢中强,四人详解了《五行》诞生始末,畅谈中国民乐的即兴之美。据悉,这张专辑将于不久后推出黑胶版本。

  徐凤霞:即兴音乐,就是我们在舞台上现场创作,我们就相当于三个作曲家,身上所有的天线都要打开,随时掌舵音乐的方向,这些语言非常非常的丰富。我们每一次演出都绝对不会重复,我们的音乐里面有自由精神所在,这就是即兴音乐的魅力。

  吴巍:我们做了二十多年的音乐,其实每一个人演奏西方的乐器也都是专家了,所以上台之前不需要排练。我们生活的每一秒钟都在积累,把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感知到的一切,反映在我们的音乐里面。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其实是胆量。

  闵小芬:我们三个呢,特别有默契,从音乐语言、乐器配合到每一个眼神。我会想,这个音出来,他是想说什么呢?比如我要是觉得这个话题表达得差不多了,就要转一个话题。有时候这是很柔和的,有时候会很激动,有时候会留一个空白,再继续下一段故事。

  没有照本宣科的死板,没有按图索骥的束缚,“名无虚”三位演奏家在国内外的多年间,不断钻研各式乐器和音乐形式,已经形成了十足的即兴演奏默契。去年某一天,卢中强偶然间看到了“名无虚”的现场,被独特的音乐语言深深吸引,于是,合作的计划便由此而生。

  卢中强经营的十三月,是中国民谣音乐的重要摇篮,苏阳、马条、山人乐队等音乐人都曾签约十三月公司。“我们尊重民族性,”卢中强说,“而新乐府是一个升级。自从三年前我和陈伟伦共同开始做新乐府之后,我觉得中国的流行音乐里面充满了各种规定动作——规定的曲目,规定的技法……而我们发现,传统的戏曲和民乐如果要创新,与现代流行音乐做一个混搭的时候,很多民乐音乐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表达。”

  于是,新乐府制作人陈伟伦与新锐光影艺术家Ink一同,为“名无虚”构思出了一个颇为中国风的专辑主题——“五行”(即金木水火土)。“陈伟伦制作人提出了润下(水)、曲直(木)、炎上(火)、稼穑(土)、从革(金)五首曲目后,我们再来即兴创作所有的音乐细节,”闵小芬说。

  新京报:为什么一直在尝试传统音乐与先锋结合的项目?在你看来,什么是音乐的即兴之美?

  卢中强:中国的音乐生态一定要变得越来越丰富,因为音乐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个人的审美都是不一样的。前阵子,我在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里,有个印度人吹了一个基本节奏,然后每一个国家的乐手都可以合进去,一开始是打击乐,后来从吹管到弹拨,各种色彩的打击乐都加进来了,完全没有彩排过,但是完全没有不和谐的地方。这就是即兴的魅力。

  卢中强:我觉得最大的意义是可以给未来的孩子们提供一个希望。我们发现,现在有很多院校里学民乐的孩子都看不到希望,除非将来变成演奏家,否则就要改行。但是目前来说,在一些家庭里面,孩子不需要就业,也不会面临生存问题。但是,你怎么能用你的音乐去创作、去想象,带来不一样的东西呢?所以在传统的东西上,加上想象力、创造力,会发现一切的希望都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