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 用心聆听感知眼界之外的辽远和苍茫
2019-06-18 17:35
分享:

  他们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来自那片辽阔的草原,那是个豪放的、欢快的民族;是个唱歌、跳舞、喝酒的民族。

  这是来自草原的声音,在那一眼望得到地平线的地方,蓝天白云的地方,他们以别样的异域风情的曲调,带给我们关于草原的无限遐想和神往。

  这首歌曲的演唱者是宝音,初听到这首歌曲,其中传达的舒适的震撼直达心底,就像无意之中见到了梦里的仙女。

  全曲的编曲美到荒谬,不论是马头琴还是口弦都点缀的那么恰当,宝音的声音一出,就像让人在天地间重生的光。

  那声音却又像根,不知从那里生长出来,缠住了游子的魂,那里有着无垠草原和蓝天...

  这些非专业的鄂温克村民,完美演绎了鄂温克民歌,把生活在森林里的几千年历史浓缩在音乐里 ……

  后来布仁巴雅尔、乌日娜夫妇和敖鲁古雅剧组到自己的城市演出,通过歌舞盛宴对鄂温克文化有了更深的感受,这些来自鄂温克村民的古朴音乐也成为了他们音乐的灵感之源。

  积雪还没化净,残蔽之席好似树皮一样平庸,摇晃的酒水是流动的火,就像谦卑礼数下的豪情。

  脱了靴子上北炕吧,能擒住狮子也要轻轻举杯,月亮不必独自妖娆,像诗人说的那样搂在我怀中。

  长夜将至佳期如梦,手脚和心窝都热了吧,对饮绸缪尽管欢唱,我门外千里青山静悄悄……

  这首鄂温克小调在印度手鼓和木吉他清淡的陪衬下娓娓道来,非洲的手鼓和沙锤也像散步一样跟随着演唱者。

  蒙古呼麦和口弦在演唱的间隙不失时机的表现着,这些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乐器营造出了一个其乐融融的氛围,什么是“世界音乐”?这就是“世界音乐”。”

  听见一种幸福足以悲伤,用最温柔安静的方式感动你,来自草原的寂静天籁,别无所求的灵魂之歌。

  一场真实照见你我的心灵旅程,天空、草原、雪山、湖…都展开在磅礴无极的音乐之中,耳朵成了灵魂与天地宇宙沟通的唯一管道。

  於是,身体、时间、空间都消失了,纯净光透的声音琉璃界於是形成,这绝对是直接从天上唱传下来的绝佳天籁,没有人能错过。

  马头琴声婉转响起,沧桑、悠远回响在辽阔的雪域高原,清澈、深情的女声轻柔优美地歌唱着美丽圣洁的雪山,歌唱着山之巅冰冷孤傲的雪莲,歌唱着寂静的天堂,极乐的爱。

  HAYA乐团黛青塔娜的声音,不同于恩雅的遥远飘渺,不同于朱哲琴的神圣,更区别于萨顶顶的宗教感悟。

  她是一种全新的声音,一种来自边缘的声音,是可以让人沉醉声音,有如挂在雪山峭壁上的冰凌,在阳光下闪着清冽的光,犹如奔流的雪水如天籁般响彻山谷。

  整首曲子的节奏舒缓悠扬,不紧不慢,就像永恒的雪山屹立,迎送朝阳东升,落日西下,惯看风起云涌。

  白雪飘飞,冰雪消融,寺院,佛塔,,随风翻飞的经幡,旋转的转经筒,长明的酥油灯,质朴的藏人一心虔诚朝圣,匍匐的礼拜……

  永恒的雪山,轻柔的云飞是你的呼吸,你是天的眼神,静静凝望着消逝的每一个瞬间。

  厚重而悠扬的马头琴声,宛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娓娓诉说着草原胸怀的广袤而博大、沧桑而久远...

  身临其境,用心聆听,已然陶醉忘我,没有曲终而循环不尽,那是醉里梦中一种无尽的独特享受。

  这是一首近来在蒙古地区广为传唱的创作歌曲,描写了草原蒙古人家安详而温馨的生活。

  展现了那种让敏感的羚羊都不受惊吓的安谧而幽静的生活流程,表现了蒙古人融入自然的生命情态。

  蒙古的大草原和文化正经历着最悲情的时刻,在不可避免的现代工业化进程当中,蒙古文化正在逐渐被遗忘。

  他们把蒙古汉子豪爽和奔放的气质,激烈地情感在一曲曲马头琴,一声声长调呼麦中歌颂出来,犹如一匹在草原奔腾的骏马。

  而他们又是沉静含蓄的,在低吟浅唱当中默默倾诉着来自草原灵魂深处的生命律动。

  聆听蒙古民谣,才能感知眼界之外的辽远和苍茫,才能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美妙。

  好了,今晚的节目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非常感谢您的聆听,欢迎给我们留言,也欢迎把本期节目分享给身边的朋友,